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 返回央视财经首页

当前位置 > 首页 > 今日要闻 > 郑州上街村干部被控“恶势力犯罪集团”,罪名是寻衅滋事?

郑州上街村干部被控“恶势力犯罪集团”,罪名是寻衅滋事?

2019-01-09 14:08 来源:江苏快讯网信春哥字号:

内容来自dedecms

有关媒体截图

copyright dedecms

地被占了,路压坏了,为村民争利益,上街几个村干部一不小心成了恶势力集团!2018年12月29日,郑州上街区法院公开审理一起涉恶案,郑州上街区几个村干部被控恶势力犯罪集团,构成寻衅滋事罪被公诉。但被告方辩护人称:被告人行为均是为维护群众利益,不应认定为恶势力犯罪集团,也不构成寻衅滋事罪。法院未当庭宣判。

织梦好,好织梦

四村民被指控为恶势力犯罪集团

copyright dedecms

被指控的4人分别是上街区峡窝镇原振兴社区主任王福全、副主任范占国、社区委员王铁良、居民王振川。2018年7月31日4人被刑拘。一星期后的2018年8月8日,警方曾在上街区大量张贴4人涉恶势力犯罪团伙的情况通报:号召群众揭发4人的犯罪线索。2018年9月5日,4人被认定构成寻衅滋事罪捕。上街法院近日公开审理了该案。

dedecms.com


织梦好,好织梦

公诉部门指控:经查明,被告人王福全自2006年担任峡窝镇振兴社区主任以来,多次通过贿选手段干扰基层选举,把持基层政权。对拥护、服从他的村民,通过低价、出租铝厂灰渣库土地、记工、发补助等手段拉拢控制。使其言听计从。对不服从不拥护的村民四处打压、处处为难。2007年,振兴社区党支部成员集体辞职,王福全掌握了峡窝镇振兴社区的实际管理权,自2015年以来,王福全纠集社区副主任范占国、社区委员王铁良,实施多起寻衅滋事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形成了以王福全为首、范占国、王铁良为骨干成员的恶势力犯罪集团。严重影响了他人的工作、生产、经营活动,情节恶劣,应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织梦好,好织梦

共指控五项犯罪事实

本文来自织梦

在具体指控的犯罪事实中,办案人员共指控5项犯罪事实。其中第一项发生在2018年4月,警方指控王福全等人预谋找拆迁老板,向王福全购买垃圾票,向属于中铝河南分公司灰渣库区排放建筑垃圾牟利。其中2018年4月15日晚,王组织人强行放行垃圾车进入库区倒垃圾时,与铝厂工作人员发生冲突。

copyright dedecms

第二项犯罪事实是2016年10月,王福全以马某沙场车辆压坏村里的道路为由,指示他人将一台挖掘机强行扣押36天后放行。致挖掘机机主吴某父亲2017年5月自杀身亡。

dedecms.com

第三项犯罪事实是,2016年11月,王福全以马某的大货车压坏村里道路为由,指示他人将马的装载机拉走,逼马交3万元钱后方放行。

织梦好,好织梦

第四项犯罪事实是2015年9月,被害人庞某驾驶一辆后八轮到沙场拉沙时,不小心将一管道及王的花池压坏,王福全向庞索要7000元钱后放行。

本文来自织梦

第五项犯罪事实,2013年8月,王福全以为群众解决生活用电问题为由,雇村民拉横幅围堵中铝河南分公司大门两天,迫使中铝公司出资22000元给村民安装一台变压器。 copyright dedecms

律师:为维护群众利益,不应认定为黑恶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面对指控:被告人王福全辩护律师胡中阳称,公诉部门指控的五起犯罪事件中。第一起属事出有因。根源性原因是铝厂建厂时曾征用振兴社区的地,双方存在土地纠纷、土地复耕等问题。铝厂为解决废弃物排放问题,经政府同意,将世代居住在深沟窑洞的振兴社区居民进行整体搬迁,腾出土地用于铝厂建灰渣库,致群众人均不到一分地。铝厂灰渣堆场排放,还造成居民仅有的土地被淹。为解决群众生活难题,上街区政府根据国家生产建设项目土地复耕管理规定,2006年9月,协调铝厂在2008年底前,对库区进行复耕还田。但铝厂一直没复耕。和村民存在纠纷。

织梦好,好织梦

dedecms.com

copyright dedecms

织梦好,好织梦

直接原因是铝厂在振兴社区的土地上,非法设置路障和岗亭,拦截车辆、扰乱交通秩序,铝厂应对该事件承担主要责任。振兴社区百姓为维护合法权益,王福全等人作为社区干部,虽行为有不当之处,但也是为服从上级工作安排。且案发地在振兴社区土地上,起诉书指控的严重影响了铝厂灰渣库的工作秩序并不属实,恰恰相反是铝厂的违法行为严重影响了振兴社区居民的生产生活秩序。起诉书称“经在场民警劝说制止后,仍继续实施上述行为”并不属实,根据峡窝镇派出所2018年11月22日出具的《情况说明》,2018年4月17日,警方到场之后,现场人员都离开了,行为并没有继续。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起诉书指控的第二起事实是马某沙场车辆压坏了村内道路引发的纠纷,且发生在马某沙场里,并没破坏社会秩序,不应认定为寻衅滋事。

copyright dedecms

起诉书指控的第三起事实,同样是因马某沙场厂里的大货车把社区道路压坏引起,属民事纠纷,且没破坏社会秩序。马因压坏道路负有赔偿义务,根据其证言他只是对自己承担的比较多不满。证据显示其所交三万元为修路款,且盖有振兴社区公章,交到了三资中心的对公账上,明显是为维护社区利益。 内容来自dedecms

起诉书指控的第四起事实,没证据证明由王福全参与组织领导围堵铝厂办公楼,且村民们并无过激行为,未给铝厂造成损失。起诉书称“迫使中铝河南分公司按照王福全的要求安装变压器”,完全没证据支持。铝厂安装的变压器是供社区群众使用的。 copyright dedecms

起诉书指控的第五起事实,是因庞某儿子庞某松无证驾驶撞坏了王福全的花池引发的纯粹的民事纠纷。王福全并未强行索要庞的财物,也未采取殴打、辱骂、恐吓等手段,没有实施任何寻衅滋事行为。庞主动上门协商,协商后自愿赔偿了2000元。庞称赔偿了7000元,与事实不符,因此应以存疑有利于被告人原则,以两千元为准。 织梦好,好织梦

同时,王福全和王铁良、范占国等人不应认定为恶势力犯罪集团。根据两高两部《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法发〔2018〕1号)第14条的规定,“恶势力”是指,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但尚未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组织。 dedecms.com

被指控的人均为依法选举产生的社区工作人员,三人之间是工作关系,所做之事,均是为了维护社区和村民的利益,而不是为非作恶,欺压百姓,完全不符合恶势力犯罪集团的构成要件,因此三人不应认定为恶势力犯罪集团。也构不成寻衅滋事罪。

织梦好,好织梦

专家:寻衅滋事罪成“口袋罪”

本文来自织梦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明楷曾撰文指出:修订前刑法第160条将寻衅滋事作为流氓罪的一种表现形式予以规定,现行刑法将寻衅滋事罪作为独立的犯罪规定在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中(第293条)。由于刑法第293条规定了寻衅滋事罪的四种行为类型,内容比较宽泛且使用了“随意”、“任意”、“情节恶劣”、“情节严重”、“严重混乱”等需要价值判断的表述,司法机关对本罪的认定产生了许多困难,刑法理论也认为寻衅滋事罪成了一个新的“口袋罪”。还有学者提出,寻衅滋事罪欠缺必要性和正当性,其构成要件不具有独特性,司法适用也缺乏可操作性,因而建议废止该罪名。在现行刑法之下,随意添加动机是当前刑法理论与司法实践的重大缺陷之一,值得反思。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来源:http://news.jsdushi.net/2019/0109/234007.shtml

copyright dedecms

(央视财经小编:信春哥)

专家一览机构一览行业一览